14.他希望过上生活不能自理的日子

作者:朝寻暮烟 发布时间:2020-06-03 11:54:53 字数:4029


  傍晚出来,汉森开车送我回家。

  一路上,我看着戒指心神不宁,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絮叨着要不要我也去找个泥水匠把房间挖个洞,藏到墙里去。

  汉森将车停在路边,拿过戒指二话不说便套在我左手的中指上。

  “我这样戴着它肯定会引起围观,还怎么干活啊!”我看着手上绿光闪耀的宝石,心想我不是林雅稚教授,这么漂亮珍贵的戒指不让她戴出来引起围观,她会去撞墙!

  汉森手肘靠在方向盘上撑着脑袋看了我半天,幽幽地开口说:“我也会引起围观的,你怎么不担心我?”

  这是什么话!

  我想起他彪悍的学姐、妖媚的苏小小,还有那些发朋友圈的女孩,一枚小小的戒指引发的围观跟那些强大的粉丝阵容迎面扑来的感觉相比,真的太微不足道了。

  “围观多好啊!”我看他意得志满的样子,满不在乎地说,“如果你再当众翻两个空心跟斗,我马上负责收钱,咱回家慢慢数,分你一半!”

  汉森愣了片刻,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不收拾好像不行呢……”

  心中暗叫不好,电光火石间已经被他扑倒在椅子上。

  就地正法。

  ……

  老泉和燕子蜜月回来,看到我手上的戒指,表情各有千秋。

  老泉显然很意外,可是他性格中洒脱大气的一面很快呈现出来,他说:“唔,苏家祖传了几代人的戒指,大哥结婚爷爷都没拿出来,岩溪,爷爷真喜欢你哟!”

  “不是因为心疼汉森吗?”燕子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丈夫。

  “爷爷当然是爱屋及乌,”老泉摸着下巴沉思说,“这么说你是对自己老公不满意了?”

  “可是,我也想要一个这么大的宝石戒指嘛。”燕子开始撒娇。

  “好,直接给你买鸽子蛋,从苏洵这一辈开始祖传。”老泉拍了拍手坚定地说。

  “老实说,你有没有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问题?”燕子仍不罢休。

  “我在怀疑你是不是我媳妇儿!”

  汉森无视眼前夫妻两口的斗嘴取乐,转头问我:“想吃什么,今天我做。”

  我却不能无视,这枚戒指戴着沉重,搞得心情也忐忑不安。毕竟关系到苏家的传承,被老先生这么轻飘飘地给了我,迄今为止除了韩美阿姨有些表示,其他人都没说什么,也许我该说些什么。

  汉森觉察到我的不安,他把我的手抓过去:“害怕啦?”

  “燕子戴着也比我合适,我……我是不是想多了?”

  “我虽然姓秦,但也是爷爷的孩子,你记住就不要胡思乱想了。”汉森微眯着眼睛,神情却坚定泰然。

  有汉森这句话,再看着他坦然的目光,我的心境便立刻通透起来。

  今天是燕子新房的第一顿饭,她很讲究,特意请大师选了时辰。原本该新人亲自操刀,但汉森毛遂自荐展示厨艺,老泉打下手,于是我和燕子便在露台上喝茶聊天。

  “岩溪,你想好了?”

  “想好了。”

  “我听说因为那个人退婚出国,梁隽驰在北京的事业受阻,梁家好像也受了些打击。”

  “政治联姻本来就该承受这些风险。”

  “蜀汉集团好像会有高层调整。”

  “难怪他们家那么看重那场婚约。”

  “你还认为当初你的那位干妈来得那么奇巧,是缘分吗?”

  “是不是都不重要,我从没想过追究缘由。”

  “看来,你真的已经放下。”

  “是的。”

  “他纠缠你你该怎么办呢?”

  “我会处理的,不会让汉森不开心。”

  “岩溪,你开始成熟了。”

  燕子说我开始成熟,这需要一个过程,她的话落在我的心里,难免还是会泛起涟漪,直到回家坐在沙发上,我还在沉思。

  过去的那场爱恋我看似处于风暴的中心,却毫发无损,伤得最重的反而是隽绎和他的家庭,可是我应该愧疚吗?因为我天性里的多疑、理智,下意识里的强势、自保,所以我不敢全力以赴的那场爱恋,隽绎反而入戏认了真。

  汉森默默地坐到我的身边,伸出手来把我圈在怀里,我不说话,他也不说。在香港那一次,他曾经对我说:“即使沉默,也让人无法忽视。”

  此刻他的气息缓缓地弥漫,囤积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里,满满当当全是他,此刻让人无法忽视的是他,我没办法再继续思考下去。

  “汉森。”

  “嗯?”

  有一句话,我曾经说过,这一次再说的时候却带着心意,我侧头认真地看着他:“汉森,我再也不会让你难过了。”汉森一僵,身体不由自主地紧了紧,他埋下头将嘴唇熨帖在我的脸上,轻柔的触碰,像一团云,曼妙而神奇,混着崖柏的草药香气似乎就快凝结成雨,将滴未滴。

  “乖。”他深深地凝望着我,眼眸中如同飓风刮过,呼吸打在我的脸上,灼得我的脸绯红一片,只想沉溺,心随意动的沉溺……

  转眼快到中秋,早在一个月前汉森就提过要不要回山城团聚,我在犹豫。

  因为隽绎那次擅自拜访,纪鲁教授对他印象颇深,过年回家的时候都还被问起。而且林雅稚教授对她的推演技能非常自信,已经确定以及肯定我们之间有某种发展的可能,那些错乱拙劣的人生我断然不会告诉父母,只想着怎么才让汉森出现在我家的时候,能够受到自然状态下流露出的隆重特殊的待遇。

  我为此每天晚上跟妈妈聊天,足足做了半个月的功课,希望擅长演绎推理的林雅稚教授能够从蛛丝马迹中体会出我的重视。至于效果我真没把握,因为我有两个性格自我、赤子之心的爸爸妈妈——虽然他们,真的真的很好。

  临到过节,这天我跟汉森在外面刚吃完饭,商量着回家的时候带些什么礼物好,妈妈的电话忽然急匆匆地打来:“纪鲁教授走丢了!”

  堂堂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在研讨会结束后忽发奇想,告别团队独自溜达着要去看看在这个城市中打拼的女儿,居然非常悲惨地走丢了。

  “我妈不在身边的话,我爸基本上生活不能自理。”我在车里边拨电话边抱怨。

  “很好啊,真羡慕你爸爸。”汉森开着车,一本正经地说。

  “啊?”我瘪着嘴打量着汉森,“没意义嘛,你现在就开始拍马屁,他们也听不到。”

  “我是在说给你听。”汉森侧头看我一眼,蹙了蹙剑眉,手指在方向盘上轻敲,“该朝哪边走了?报坐标。”

  我慢慢回过味来,汉森意思是他在换着方儿地提醒我,难道他也希望过上生活不能自理的日子?

  纪教授电话打不通,应该是没电了。

  “失联之前最后位置确定在薛涛公园。”汉森住的河心岛别墅,就正对着薛涛公园这座千年古迹,旁边是有着百年历史的大学校园。妈妈说爸爸来这里开会已经一周,今天刚结束便来找我,我望向汉森无奈地说:“那岂不是刚踏出校门就丢了?”

  “嗯。”我分明看见汉森眼睛里露出笑意,纪鲁教授真有这么可笑吗?

  “先回家停车,我们就在附近走走试着找找看。”

  八月,诗人说桂花在广寒宫里凝结了些许冷香,一到这热气熏蒸的城市,馥郁的花香便肆无忌惮地窜袭缭绕,弥漫开来。我们的车循香而至,刚驶入河心岛的黑化路面,远远地看见英子牵着金毛在丹桂和金桂错落的树荫下闲逛。

  “英子姐,今天怎么你出来遛狗,苏阿姨呢?”车停在她身边,我探头问道。

  “阿森的客人在家,阿姨陪着聊天,让我出来遛遛金毛。”

  我遗憾地看着汉森,这个时候,他居然来了客人。

  “我们先去找纪叔叔。”汉森说,“苏阿姨陪着就多陪一会儿吧。”

  有他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等他把车停在路边,我说:“进去跟人打个招呼吧,如果错过重要事情就不好了。”

  “傻啊!”汉森拉着我的手,特意加快了脚步。

  逛公园这种娱乐活动,小学五年级以后就没再参加,为了找我爸爸,我们两个居然傻傻地沿着薛涛公园逛啊逛,在一片茂林修竹中忘了初衷。

  晚风吹得人迷醉,刮起我的衣裙打在汉森的臂上,我的手被他紧紧地攥着,心中千言万语却不想说,那些句子从胸口溢出来走一路丢一路,被风吹散弥漫开来……这样真的很好。未来的日子很长,长到我觉得就这样被汉森拉着走到尽头,也很幸福。

  后来,直到汉森跟我一起回山城,妈妈依旧埋怨不已:“居然让你爸在家等了一晚上,你们俩在外找了一晚上,智商都跑哪儿去了,像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吗?”

  可是纪鲁教授哈哈大笑着很高兴,他一边跟汉森啄着酒,一边说:“我虽然没见着汉森,可是一点不无聊,你们家阿姨给我喝的猫屎,不错。”

  我满头瀑汗,觉得那天是踩了狗屎。

  虽然爸爸在我心目中不通人情世故,但他老人家毕竟是著名的法学专家呀!

  原来他早就跟燕子打听好了,知道我和汉森经常会在河心岛苏阿姨的别墅吃饭,那天会议结束后他便散步去了河心岛,哪知道妈妈一看电话不通立刻给我发了失联警报。

  “我不知道汉森的客人就是老爸呀,我还跟阿森说进去打个招呼来着。”我真的怕爸爸妈妈对汉森印象不好,一边乖顺地帮妈妈打下手洗菜,一边解释。

  “汉森在意你,比在意他的客人还多!就为这你爸爸一回来就拼命地夸!”妈妈揉了揉我的头发,“跟你求婚没有,这就护着他了!”

  我大窘!

  很意外,妈妈看到我手指上那枚硕大的祖母绿宝石戒指后,非但没有大惊小怪,反而郑重其事地告诉我说:“溪溪,既然你坦荡地接受了,就表示你不仅要对汉森的感情负责,而且你们两个人在以后的岁月里需要为家族承担更多的责任与道义,不可以像个小孩那样任性胡来了。”

  嗯!我明白。而且我很欢喜,未来的日子可以跟汉森同行。

  在家里待了三天,爸爸妈妈推掉了所有的邀约,爷爷也特意从外地回来,全家人陪着我们享受团聚的快乐。早晨爸爸妈妈便同我们一道起床,在歌乐山下晨跑,一路遇到各色朋友招呼着,“哎,岩溪回来啦!”

  “回来了,杨伯伯!”

  “男朋友一起啊!”

  “是啊!”

  “林教授好福气!”

  如此这般,汉森只是浅笑,他跑着跟上爷爷和爸爸的脚步,顺道把我和妈妈抛在身后。

  我和妈妈做饭的时候,男人们便在书房看书聊天喝茶,我能听到里面时不时发出哈哈的笑声,不知道爸爸有没有展露他作为专家学者的惊世骇论、汉森是否有表现出丝毫博学才能、爷爷会不会眯着眼睛询问汉森家中往事,一如我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人生中最普通的、最平凡的生活,就像中国大地上所有的寻常百姓家庭一样过着的寻常的日子。

  短暂的假期结束,汉森意犹未尽,临走时对爸爸妈妈说:“谢谢叔叔阿姨用心款待,我会经常和岩溪一起回来的。”

  回来后不久,苏阿姨跟我们告别,她要去美国定居,孩子们都在那边,终于还是要走。

  汉森便跟苏阿姨商量买下这幢别墅,把英子姐也留下来。

  胡冰想递交辞职信出国,我知道他是为了小小。吴总说那边正在筹建海外办事处,如果他愿意,可以常驻洛杉矶。

  我无法阻挡人事的变迁,所幸还有汉森陪在身边。在河心岛这幢奢华的别墅里面,过着以往未曾设想过的生活。汉森减少了飞来飞去的时间,把工作重心转移到本地。

  因为那枚戒指,妈妈特意问过我汉森是否有向我求婚的行为,我确切表示没有。他这么多年从来不缺女人,可见他不会轻易向谁求婚。

  而我,也需要慎重考虑生活一辈子的男人。
请等待更新或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向您推荐
重生之甜妻逆袭
作者:烟雨如画

上辈子,她爱错了人,最后落得被人狠心剜去心脏而死的下场。 重...

他与星辰共璀璨
作者:咸蛋黄

本想将这些不堪永远埋葬心底,可越是躲,就越难以忘怀。 她爱...

带着萌宝来种田
作者:花小鱼

钱多多的实验室炸了,穿越了 身边竟然还多了个小团子! 养孩子...

陆先生的宠妻日常
作者:杜灵兮

一夜春风,陆良辰娶了许岚,许岚也见色起意,一头扎进了婚姻里。...

闪婚强爱,司少心头宝
作者:度惜涵

男友出轨继妹,继妹妄言要抢净她的所有。 江悠悠转身闪婚路人...

离婚了,让我们开始爱情
作者:望舒

姜子涵不确定的是,自己是否还一直深爱着她的“前夫”。 ...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