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36)

作者:以殁炎凉殿 发布时间:2020-06-10 03:07:35 字数:3569
  江冽尘乍如绝处逢生,顿了一顿,立时哈哈大笑,道:“李亦杰,你说的了得,原来是单凭嘴上功夫。就连你一向坚信的老天都不帮你,没了剑,就没了自保的根基,你还拿什么来跟本座斗?”李亦杰脸色瞬间苍白如死,低声道:“玄霜,这是怎么回事?”几乎是第一反应,便觉长剑毁坏,定与他给自己的药水有关。

  玄霜耸了耸肩,道:“可想而知,那药水既连他的护体之术都能破解,足见腐蚀性之强。伤人同时亦自损,你的剑承受不住这般压力,那便就此毁了。不过,总算达到了先前目的,也算物有所值,你该知足了。”李亦杰气得哭笑不得,却又难以反驳他的歪理。南宫雪急道:“师兄,这可怎么办好?不如把我的剑给你用……”

  这时一个爽朗的笑声响起,道:“不必了。君子不夺人所好,李兄,给你这把残影剑就好。”只见原翼笑眯眯的从林子里走出,手中握的果然是那世间至宝残影剑。李亦杰愕然道:“原兄弟,这一把剑,怎么会在你手里?难道……?”

  原翼笑道:“我知道你在顾虑些什么,哎,你总是这样,别人对你不仁,你却依旧心存善念,不愿对她不义。放心吧,刚才我跟小璇交战,正自不分成败,突然遭到那阵震荡,小璇当场就给震翻到了山下去。我是试探过她气息,先确定她安然无恙,就取了残影剑来给你用,但愿能对你有些帮助。”

  李亦杰又是感激,又是犹豫,迟疑道:“这……”想到残影剑上不知吸附着多少亡魂的血液,是大凶的不祥之剑,自己若是以它对敌,岂不与正道盟主的身份相违?

  江冽尘不屑冷哼道:“本座早就知道,根本不必指望那个jian人能代我成就大事。哼,无能之辈,根本不配用残影剑,只能糟蹋了上古神兵。”这话有一语双关之意,同时手掌抬到半空,暗暗引动内力,想令宝剑重回自己掌控。李亦杰并未使力,那剑却依然留在他手中,纹丝不动。

  玄霜拍手大笑,道:“看来,你说得还挺对啊!残影剑觉得像你这样的无能之辈,根本不配在它面前卖弄。因此你刚失却力量,它就立时改认李盟主为主人,是再不会回应你的了。”江冽尘怒道:“找死!”此时脚步终于又能挪动,双拳积聚真气,向李亦杰疾冲过去。

  南宫雪急道:“师兄!既然我能用苍泉龙吟,你也可以用残影剑!宝剑本身并没有错,取决的是使用者的心思,以及利用它为民造福的真意!”李亦杰心潮涌动,提起长剑,架住江冽尘一击,反手向他颈侧削到。江冽尘运掌如风,才化解开一招,立即提掌劈他小腹,不留片刻空隙。两人一转眼又斗在了一处。

  其余人在一旁默观情势,过得半晌,原庄主低声道:“你们注意到了没有?七煞魔头不仅力量受到封印,就连残存的内力,也是所剩无几。”

  平庄主沉吟道:“不错,确是如此。但莫非他那一番折腾,不惜以自身血祭,好不容易成了魔,却仍然局限于低等魔物之列?他的力量,就如天魔大fa的原理一般,仅仅是强提自身功力,进行远超极限的发挥,一旦外力受到封印,却连自身真元,也早已损折殆尽,无以为继?”

  柳庄主喜道:“要真如此,七煞魔头这会儿不过是在死撑。到时大伙儿齐加一把力,定能将这魔头彻底灭了。”南宫雪却依旧忧心忡忡,道:“就算他功力十成中剩不下一成,师兄却仍是占不到上风。”

  李亦杰额头滚下颗颗豆大汗珠,苦苦与江冽尘相持,情形却与先前一般无二。每一次全力出击,江冽尘也同样全力防守,两人却仍能斗得个旗鼓相当,谁也耐不得对方。李亦杰每招出手,不论从何等方位进攻,总能给江冽尘架了开去,而江冽尘的攻击也同样难以见效。两人此刻才终于有了几分“宿命之敌”意味,谁也不愿让谁半分。

  然而李亦杰毕竟持有残影剑,先前又曾以逸待劳,等着旁人消耗了江冽尘大量战力,到如今也只能拼得个实力相若,足见此中差距。等江冽尘也意识到这一点差异,先前的嚣张再度涌现,狂笑道:“哈哈哈哈,李亦杰,就算你有残影剑,仍然不是本座的对手。你再要坚持下去,就只看咱两个谁先累死!”

  李亦杰也冷笑两声,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打从一开始,我所设想的最好结局,就是跟你同归于尽而已。你以为,这就能令我有所顾虑?”

  江冽尘怒道:“未求胜先求败,简直是没出息!也配当本座的对手?”李亦杰淡笑道:“有了追求却不切实际,到最后只剩下往日的空口说大话,在我看来,才是更没出息。”

  江冽尘闻言更怒,喝道:“放肆!本座才不会就这样完了,倒要给你看看,究竟谁才是空口白话!”手中猛然腾起真气,向李亦杰反扑。在他腹部重重一击,第二招又落在他心肺之间。

  李亦杰身子一颤,喷出一口鲜血,被他逼得连连后退。情势仿佛陡然间发生逆转,换做是李亦杰步步踉跄,全然腾不出手来还击一招。

  南宫雪看得心胆剧颤,原翼等人也各自捏了一把冷汗,都没成想他到得此时,竟然仍能还击。只看江冽尘犹如拼命一般,一掌掌极尽凶猛的击在李亦杰胸口,似是依旧有剩余力道,可供驱策。

  一群人中只有玄霜最为镇定,观战半晌,见着情势对李亦杰愈发不利,皱眉道:“真是麻烦!喂,李盟主,我先把内力给你。”双掌一翻,抵上李亦杰肩头。这一句话登时提醒了众人,纷纷叫道:“李盟主,我也助你一臂之力!”原庄主等人各以不同方位出手,按住李亦杰后心经脉,一道道真气源源不绝的向他体内涌入。

  有几人已然倒伏于地,朦胧中听到这几句话,强提精力,一个搭着一个,连成长串,有的攀上李亦杰肩背,有的方位过低,就势扯住他裤管,都汇聚起自身全副内力,透过他衣裳,一路通传。

  这一来登时打通了李亦杰周身经脉,修为层次蓦然更进一阶,身子四周积起一道真气屏障,就如江冽尘先前的护体之术,相比之下,却更有一层强劲的流动感,仿佛具有强韧的生命力。

  等众人收了掌势,各自犹如抽空了力气,个个委顿倒地,看着李亦杰缓缓挥起残影剑,剑尖闪动着幽幽蓝光,自地面寸寸提高,蓝光也逐渐扩散到整个剑身,凛然之威愈见强横。

  所有人都指望着李亦杰这最后一击,不单是最后拼尽全力的一搏,更因这是大伙儿最后的希望。自此以后,众人战斗力尽失,再不可能与江冽尘抗衡。付出这许多鲜血,目睹着接二连三的惨重牺牲,若是最后的胜利仍然落在江冽尘手中,只怕每个人都将死不瞑目。

  李亦杰双眼紧盯着江冽尘,心中也正进行着翻天覆地,暗道:“这最后一击,不仅仅是决出我与他的宿怨胜负,更是注定武林兴衰的仅剩一赌!是大家对我全盘信任的体现。我又怎能……辜负他们的期望?就算拼上我这一条命,也绝不能败!”口中冷冷说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七煞魔头,你还不认输么?”

  江冽尘早曾听说过渡气之说,若是一名武艺高深之人,将自己毕生修炼的内力尽数传给另一人,那接收者就如凭空多练了十来年。即使原本武功低微,得此际遇,也能很快成为数一数二的高手。然而李亦杰本就已是武林盟主,是江湖上一等一的人物,再经多名高手齐心渡气,长进可想而知。

  但他生性狂妄,成魔之后,傲气成倍滋长,以为全天下便唯我独尊,再无人够格与他抗衡,反倒磨灭了往昔做杀手时培养起的慎重。对李亦杰的顾虑仅一掠而过,冷笑道:“不过是雕虫小技,你以为能够见效几分?本座不可战胜,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话虽如此,必要的防御总该稍做些。双臂交错,护在身前,手臂间隐见内力涌动。

  李亦杰默不作声,仍是旁若无人的将残影剑寸寸抬高,蓝光此时已扩散到了剑柄,银白色的剑身映衬着通透蓝光,令人目眩神迷。剑柄镶嵌的几颗钻石晶莹发亮,同时折射着七彩的光芒。

  李亦杰只感这宝剑中似有一种力量,正在呼唤着自己,也同时牵引着自己,向面前的敌人攻出最后一击,了断这多年来的纠葛,也将天下从恶势力统治的阴影中完全拯救出来。

  原庄主等人半撑起身子,吃力的注视着他,暗暗祈祷上苍庇佑。江冽尘双臂间的真气也越聚越是强横,尤显威势,几可与他力量未封前相比肩。这短短的瞬间,于在场之人来说,便是决定今后命运的时刻,各自慌乱万分,谁也不敢再掉以轻心。

  等得李亦杰将残影剑挥到与肩头斜向成一条直线,身子已被一层蓝光笼罩。微微一笑,道:“凡事要不试试看,又怎能知道结果?”猛然纵起,向江冽尘直劈。

  江冽尘冷冷道:“痴人说梦!”同时双袖挥起,与李亦杰长剑相抵。两人一起始便转入相持状态,残影剑蓝光扩散,将两人同时笼入一个透明圆罩内。双方都将内力毫无保留的向对面进逼,李亦杰是心系天下百姓性命,江冽尘则是一心“赌上魔的尊严”。

  残影剑最初的灵力散尽,剑内常年依附的怨灵之气蠢蠢欲动,一层层黑气向外萦绕,逐渐将本来蓝得透明的护罩侵蚀发灰,而这暗灰又逐渐向深黑转变。剑身形成一个碎小的圆形珠粒,外观就如同一颗水珠,自正中浮起,顺着两人内劲力道加强,分别向两侧移动。时而向李亦杰一边逼近,时而又向江冽尘一侧滑行。

  南宫雪想起以前曾听说过,残影剑之所以被称为魔剑,只因它并非人间之物,其间含有神力,更蕴藏着大量怨灵之力。使用者若是心志不坚,又或是功力不足,都会被剑中的怨气所侵蚀,进而迷失神识。叫了声:“师兄,你振作些!”

  李亦杰身子猛地一震,想起自己曾答应过她,会跟她在一起“好好活下去”,就绝不可言而无信。紧咬牙关,额头滚下黄豆大的汗珠,用尽全力,总算将珠粒逼了过去。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